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 影后的告白 > 试镜

试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得不说这屋子里采光很好,当把玻璃窗的窗帘拉开之后,日光就穿过外面的植物射了进来,让人觉得美好静谧。

    许发凉起的很早,哪怕换了身体,她依旧是雷打不动的作息时间。

    等到拍了这部戏,如果上映之后票房还不错,或许她还能额外分到一点钱,到时候就从沈漾这里搬出去,毕竟她和沈漾根本没有交情,也搞不明白对方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除了心底的那一点感激之外,她心里其实是下意识和沈漾这样的人物扯上关系的。

    她还不清楚许发凉原本的记忆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敢贸然去做,但是既然已经占用了人家的身体,那么人家的妈妈弟弟她就会好好养着。

    好歹她上辈子也是土生土长的燕市人,一直也清楚燕市的房价,许发凉叹了口气,她需要不少钱才能真正在这里立足。

    漱口水的冰凉刺激了她的口腔,也让她甩甩头暂时不去想这些糟心事,空气里弥漫的薄荷味道让她轻松了许多,镜子里的人身上仿佛有无数年轻活力,她要抓住再一次的人生,而眼下要做的,就是先拿下《分夜》的试镜。

    房子里很安静,她洗澡穿衣之后就打车去了剧组。车外景色倒飞,正值八月份,天气十分炎热,她飞快在脑海里回忆昨天晚上通宵看完的剧本,用自己的理解和思路去分析人物。

    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本市还算出名的一个影视城,许发凉付钱下车之后跟负责人说明来意,小助理听到她名字后不敢怠慢,带着她去了导演所在的试镜房间外,并将一会试镜时候的剧本片段给了许发凉。

    那扇门外有一排长椅子,此刻已经坐了五六个前来试镜的女演员,她们身边都跟着助理,她们妆容精致,其中有一两个许发凉还叫得出名字,这些人看到许发凉进来,先是抬起头,再一看发现不认识,也就漠不关心低下头继续看着剧本。

    导演姓蔡,前几年活跃在演艺圈的时候,他有一部文艺片曾经进过世界著名电影节最佳外语片提名,当时也是轰动一时,但是之后因为家庭原因没怎么再导过影片,销声匿迹的这几年应该也没有闲置下他的本职工作,因为现在刚刚复出,便接了网络小说《分夜》的金字招牌改编电影,业内不少女明星便已开始了动作。

    许发凉这一会看剧本的时间过去,发现面前五六个女明星已经都不见了,才不到一小时,说明这位蔡导对每一位试镜的演员也就只有十多分钟观察时间。

    许发凉心里有一丝丝紧张。

    房门很快打开,助理把排在她前面的女明星送出来,女明星脸上还带着几颗虚假的泪痕,抬起头狠狠扫了许发凉一眼。

    蔡导面色很是难看,一连几个女演员,要么是整容脸不会做表情,要么是用力过猛,看得他满眼的尴尬。

    这时候,助理进门,引来最后一个试镜者。

    蔡导想起这是岛线娱乐一个地位颇高的经纪人亲自安排的女演员,脸色强行放缓了一些,沈漾通过手下经纪人牵线给她找试镜机会,却并不代表已经谈妥了,蔡导这个人吹毛求疵,不管后台多硬演技不行他也是不吭声的。

    沈漾已经和这位经纪人谈好,如果许发凉接不下这个大饼,就安排一个二流偶像剧女一给她演,任其自生自灭。沈漾出身名门,积累的底蕴让她几乎本能地追求利益最大化,她会给你机会,但是你要是不争气接不住也一点不能怪她。

    蔡伦一眼看见不卑不亢走进来的许发凉。她容貌清新精致,鼻梁较一般的女艺人高,所以看起来还带着一股子英气,酷似桃花眼的眼睛好似被泉水洗涤过,分外清澈明亮。

    好的演员看什么?无非就是外表和演技,蔡伦第一次看到许发凉的时候,心里已经给她的外表打了勾。

    许发凉的五官,脸型,很容易鲜明地让人记住,同时可塑性也非常强,只要她本人可以驾驭多变的气质,那么出演任何一类角色几乎都是有可能的。

    “开始吧”给了她两分钟酝酿情绪,蔡导十分利索地喊了开。

    她突然跟先前走进来的许发凉判若两人,一秒进入状态。

    这一场是十分复杂的感情戏,没有搭戏演员,演员个人solo,因此对演员能力是一个极大的考验,演不好就是独自发疯。

    她试的是女主角安然半夜在卧室惊醒的一场戏。

    当惨白色灯光配合着缓缓移动到许发凉脸上时候,许发凉穿着同样惨白的睡衣,眉头紧皱,缓缓睁开眼睛。

    这个女人的眼睛会说话。

    蔡伦导演睁大双眼,屏住呼吸盯着面前显示屏上许发凉的一举一动。

    安然说不清楚这是她第几次从梦中醒来?梦里有一片猩红的血色,刀刺破肉体的感觉是那样真实,某张丑陋的脸在她面前表情狰狞地倒下,眼里的怨恨似乎要把她射穿。

    许发凉扮演病人似乎得天独厚,你甚至看到她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安然茫然四顾,屋子里的人自然而然被她带着,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安然浑身是汗,梦里的情景让她毛骨悚然,哪怕看到的是自己熟悉的卧室,她眼前依旧是那一片红色的血肉模糊。

    许发凉抬起眼皮,扫了这边一眼。这个眼神极为空洞无神,因为眼神光太过涣散地像个死物,把一同盯着她的几个人看的汗毛倒竖。

    蔡伦导演两眼放光,抬手示意她继续,却不敢发出声响惊动入戏的许发凉。

    安然非常不耐烦而又万分熟悉地拉开床头柜,从中取出一瓶白色药片,轻车熟路就着冷水把药片吞下,一点都不觉得喝安眠药与喝水有什么不同。

    当她熄灭卧室电灯,强行重新在一片黑暗中躺下的时候,一阵门铃声突兀响起,在静谧死寂的空气里激起一阵诡异的电波。

    优雅婉转的钢琴曲一点都不能带来曲调里蕴含的美好。

    被子下的安然忽然睁开双眼,像假装蛰伏终于等来猎物的毒蛇,又像被人发现了老巢的秃鹰,眼里兴奋和忧虑的光芒交织闪现。

    是不怕死的谁来打扰她了?还是梦里的人来寻仇了?或者警察找上门了?许发凉双眼变得发红,嘴角的弧度看不出一丝笑意,凶残和不忍的矛盾表情在她脸上交替出现,每一个毛孔里流露的都是毛骨悚然。

    她演出一个十成十的变态杀手。

    蔡伦导演捂住胸口。

    许发凉动作动作里透着训练有素的麻利,同时她又故意放轻脚步,好像不想惊动门外安然的猎物。安然这个时候的心情绪通过她刻意设计过的肢体语言表达了出来。

    安然下床站定,手腕一抖,手术刀就神奇地出现在她手中,她轻轻地朝客厅安全门走去。

    她常常失眠,不知道为什么,只有随身带着刀才能安然入睡。似乎这样就没有人能在她睡梦中伤害她。

    屋内依旧静谧,只有门铃不断地响,安然一身白色睡衣披着长发,倒提的匕首在黑暗里闪着森然的光。

    许发凉五指苍白修长,握上门把的手却显得修长有力,许发凉缓缓覆上门把手,下一秒发狠地微微用力,防盗门被大力拉开。

    只要门口出现的人没有和记忆里有一丝一毫的重合,她右手倒提着的匕首就能把人开肠破肚。

    “阿然?”

    一个女人走进了门,自然而然一手拍开墙上灯光的开关,安然突然被刺眼白光晃了眼,当她闭上眼睛又睁开后,脸上狰狞神色已经消失地一干二净,像是变了一个人。

    她手中的匕首忽然松了,掉在地板上发出清脆一声。

    安然好像从某种状态里清醒过来,一脸懵之后气质也全变了。

    她眼眸清澈,嘴角温柔,上前拥住了提着雨伞与外卖盒的女人。

    她的女朋友,李一涵。

    李一涵看着她的样子心疼地泪流满面,嘴唇轻颤叫着“阿然”。

    搭戏演员是个女助理,演技远远谈不上专业的地步,可是从她打开安全门的那一刻,不知不觉已经被许发凉带的有了那么点味道了。

    许发凉笑着冲她点了点头,然后面向导演鞠了一躬,示意自己已经演完了,而后就静站着等待结果。

    几个人不由自主鼓起了掌,这一小段戏竟然没来由地让他们心酸。

    这一段戏里,女主角的两个性格面都有展露,或许演一个天真无邪的傻白甜演技一般的人也可以办到,可是演一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很多人根本办不到。李一涵不在的时候,她腹黑凶残,李一涵在的时候,她又纯洁无邪,许发凉收放自如,用几个小动作处理了安然复杂的情绪,哪怕角色形象在顷刻间转变,她也毫无违和感。

    这一点被许发凉深刻理解,同时她也抓住了导演某些特殊心理,所以哪怕第一次和同性演对手戏,她也自然而然。

    蔡伦导演当下一拍桌子,把还没出戏的众人吓了一跳:“牛逼!”

    激动之下带了京片子也不自觉,大有现在就让人签合同的意思。

    许发凉微微颔首,并没有得意忘形的姿态让导演对她的好感又多了些,故而蔡导发自内心夸了一句:“前途无量啊!”

    许发凉深谙表演之道,先前表演时候她并没有故意展露自己道表演功底,对一些技巧性的东西也从肢体神态中刻意抹去,而剥离了这些东西,再加上这具身体眼睛炯炯有神,人们看到的,就是悟性和灵气。

    不到半小时,制片方就给了许发凉最终的剧本,第一页是行书写的“分夜”两个黑笔大字,第二页是从左到右的职员表,除了她这个女主角外,其余角色扮演者基本已经确定。

    看番位,无非就是遵循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规矩,这部电影虽说是双女主戏,但是安然却是无可争议的第一女主。

    而女二李一涵那里,却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童芷晗。

    许发凉:“……”

    真是冤家路窄。

    她曾经很喜欢童芷晗的笑,从侧面某个角度看的时候,下巴和鼻子很容易让人喜欢。所以她也就是凭借着装出来的天真无邪,叫着她姐姐问她怎么演戏,一边做她的好妹妹,一边爬上她老公的床吧?

    现在,两人终于要在一部电影里,正式较量演技了。那么她就用这副身体狠狠地打脸这个好妹妹吧。

    “画龙点睛,就等你了,明天正式来剧组报道!”

    蔡伦导演有点雀跃。

    许发凉如释重负,如果没出什么意外,她拿到的钱可以解了现在的燃眉之急。待她一身轻松出了门,就看见一位烫着一个大波浪穿着小西装的中年女人在外面站着。

    许发凉一眼认出这位就是圈子里最金牌的经纪人,哪怕顾怡的经纪人林女士见了眼前这位也要叫一声姐。

    “许发凉小姐,恭喜你通过试镜。”中年女人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许发凉却早已明白了她言下之意,如果不是自己通过演技还不错,沈漾根本不可能派一个这么厉害的经纪人来料理自己。

    我为你提供资源,你为我赚钱给我口碑,一拍即合各自欢喜。

    她们俩是多么鲜明的合作关系。

    岛线传媒从不捧没本事的角儿。

    果不其然。

    “从这部戏开拍到上映,我会一直做你的经纪人,短暂的时间里希望我们合作愉快,现在跟我走吧,晚上给你安排了一个综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