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科幻未来 > PK吗?会怀孕的那种 > 第 14 章

第 14 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宗黎因为游戏编程上碰到的算法难题过来找本科时的老同学,如今在b大做辅导员的陆远。

    b大的校园,华灯初上,林荫小道上都是各大社团招新摆的易拉宝、宣传架,不时有新生驻足咨询。

    陆远听宗黎说完来意,无奈地说:“就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原来是这个目的。”

    宗黎毫不掩饰来意:“有几个算法上的事想和林院长请教,还得麻烦你帮我牵线引荐一下。”

    陆远假装生气:“好哇,平常都不知道来看我,一来就要我给你解决难题,那林院长是谁?国家院士!是谁想见都能见的?就连我平常都见不到,你可真会给我出难题。”

    宗黎不想让老同学难做,“如果让你为难,我再想其他办法。”

    “和你开个玩笑,你当真的啊!”陆远露出笑容,“难得我们班的大才子开口找我帮忙,就算再难办的事我也得替你想办法不是?”

    “那就麻烦你了,将来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宗黎含笑致谢。

    陆远摆摆手,“说这些就见外了不是,想见林院长可以,不过今晚是我们学校办迎新晚会,林院长还得准备上台讲话,不一定有空。”

    宗黎停下脚步,“那我改天再来?”

    陆远拽住他,“别走啊,难得来一次,要不等看完迎新晚会,我再带你去找林院长就是了。b大的迎新晚会是一大特色,不看可惜。”

    老同学盛情难却,宗黎不好拒绝拂人家面子,从善如流道:“好,那我就见识一下贵校的迎新晚会和a大有什么不同。”

    两人并肩往礼堂走,走到礼堂后面的花园位置,忽然有个陆远班上的学生追了过来,说是班上有个omega男生注射抑制剂过敏,得紧急送医,陆远只好过去先过去处理学生的事,让宗黎先去礼堂,他会让学生接应。

    宗黎其实对嘈杂拥挤的晚会并没有多大兴趣,等陆远走后,本打算在校园里随便逛逛,等晚会结束再去找人,却没想到在经过花园时,闻到了一阵若有似无的橙花香。

    花园里盛开着各种花朵,即使有香气浓郁的栀子茉莉,却也掩盖不了那股独特的带了药味的花香。

    宗黎心中闪过一个可笑的念头,本来已经从花园旁走过去,不由自主地转身循着香味儿飘出来的地方,往花园深处走进去。

    “是谁?别过来!”

    花园深处没有灯光照进来,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忽然冒出来一个沙哑的男声,并没有威慑力,像是故意伪装出来的粗声粗气。

    越往里靠近,信息素的味道就越浓郁,宗黎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意外进入发情期的omega,而且omega信息素的味道,与他记忆中的某只小狮子十分相似。

    天底下会有这么巧合的事发生?

    叶星瑜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只是被玫瑰花刺扎破了手,就浑身无力,身体里还有一股股热潮冲的他心慌意乱。

    像有一个巨大的漩涡不断拽着他往下落,叶星瑜双腿酸软根本使不上力移动,只能跌坐在玫瑰花丛里。

    他察觉到有人在靠近,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万一是个不怀好意的alpha,要是对方想对他做点什么,就凭他现在的状态,根本做不了抵抗。

    恐惧蔓延上心头,叶星瑜顾不得玫瑰花茎上有刺,拨开花丛想往里藏深点,却未防手上又被划破了几个口子,更多的信息素泄露了出来。

    宗黎被高契合度的信息素勾得心脏狂跳不止,停下脚步不再靠近omega,免得引起对方过激反应,声音轻缓地说:“别害怕,我不是坏人,你需要帮助吗?”

    低沉醇厚的男低音带着能安抚人心的奇特作用,叶星瑜却莫名觉得男人的声音听上去竟有些耳熟。

    “你是不是b大的学生?”叶星瑜警惕地问。

    “不是,”宗黎如实说,“我是你们学校计算机系辅导员陆远的朋友。”

    “你认识陆老师?”叶星瑜知道陆远,对陌生人的话信了几分,因为如果不是真的,对方不可能详细地说出陆远的名字。

    “嗯。”宗黎试探着往前走了两步,里面立即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明白里面的人还没彻底放下戒心又停了下来,“你躲在这里也不安全,需要我帮你找认识的人过来吗?”

    “不用了,我已经打电话给我同学了,他们马上就……啊!什么东西!”叶星瑜感觉到脚边好像游过去一个不明生物,想到可能是蛇,吓得他汗毛都竖起来了,拼劲最后的力气从玫瑰花丛里跳了出来,惊魂不定地朝外跑。

    可惜跑了几步力气就用完了,脚下一软眼看就要和大地来次亲密接触,多亏宗黎反应迅速,大步过去接住了他。

    “小心。”

    叶星瑜落入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还闻到了男人身上淡淡的檀香味,丝丝缕缕吸入鼻腔,好像一剂清凉的舒缓剂,身上的热潮退去,原本消逝的力气一点点慢慢重新回到了身体里,所有的焦虑不安也奇迹般地被安抚。

    他这具身体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是你?!”叶星瑜抬头,即使玫瑰花圃里光线不明,他也认出了宗黎的轮廓,怪不得男人身上信息素的味道这样熟悉,居然又是宗黎,这是什么躲不开的鬼缘分?

    宗黎听到质疑并不惊讶,他早就有散发橙花香味信息素的omega是叶落无声的猜想,只是有点意外过于巧合,就好像冥冥之中有只手把他们两个人的命运绑在了一起。

    “是我。”宗黎托着叶星瑜站起来,说,“这次又是发情期?又是忘了带抑制剂?”

    叶星瑜听他提起旧事,脸上滚烫,咬牙恶声恶气地说:“当然不是!少跟我提那次的事!”

    宗黎:“我一个字都没提。”

    叶星瑜不满:“那你为什么要说‘又’!”

    “好,算我失言。”宗黎也察觉到叶星瑜的情况并不是发情期的表现,因为他受信息素的影响没有上次来的强烈,“你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星瑜:“我也不知道,只是摘花的时候被刺了一下,可能是对什么东西过敏吧。”

    宗黎环顾四周:“花粉?”

    叶星瑜点点头,“也许。麻烦你扶我出去,我现在脚使不上劲走不动,当然,如果你不愿意,也可以不用管我。”

    其实叶星瑜已经可以行走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一旦他有从宗黎怀里离开的念头,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叫嚣拒绝,贪心地渴望在宗黎身上汲取更多的信息素,如果宗黎真的要走,他说不定会控制不住做出抓着人不放的丢脸行为。

    我一定是鬼迷心窍了,叶星瑜如是想。

    幸好宗黎没有选择不管他,很绅士地扶住叶星瑜的肩膀,将人带出了花园,把人安置在路边的长椅上。

    叶星瑜在这过程中始终揪着宗黎的衣角,就算坐下来也没放开,宗黎只好也在他身边坐下,将手放在叶星瑜背后的椅背上,两人的姿势看上去就像是互相依偎着一般。

    迎新晚会已经开始,路上的行人渐少,即使叶星瑜的信息素已经压制不住,也不会引起骚乱,可这也不代表宗黎一个正常的alpha能长时间忍受得了这种无声的折磨。

    “你朋友还有多久才到?”宗黎将头朝另一边撇,叶星瑜误以为他是嫌弃自己,自觉松开抓在手里的衣角,与宗黎拉开距离,“你想走就走吧,不用你管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宗黎不着痕迹地将人扣回去,不仅如此,他大概知道叶星瑜这时候需要自己的信息素,悄悄又释放了一些,然后无奈地说,“既然不是发情期,你能不能把信息素收敛一下,还是你想把别的alpha也引过来?”

    叶星瑜懊恼地说:“我倒是想,可是信息素是从伤口上散发出来的。”

    他抬起伤痕累累的右手,不仅有被玫瑰花刺刺出的伤口,还有划出的血痕,看起来格外可怜。

    宗黎眼神暗了暗,从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展开来细致地替叶星瑜包住伤口,“为什么要在晚上过来摘花?”

    “为了cos呗,早知道就该随便弄朵假花,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对花粉过敏了。”叶星瑜后悔地说。

    宗黎才注意到昏黄的路灯下,小狮子今晚的造型与往常不同。

    他的脸上画了浓妆,皮肤故意涂成病态的苍白,唇色殷红似血,杏眼被眼线勾勒得更为深邃迷人,蓝色幽瞳妖冶,身上穿的是仿欧洲中世纪复古礼服,身材高挑清瘦,像个从漫画里走出来的小王子。

    宗黎看愣了数秒,意识到失态才缓缓将视线垂下,原本已经克制得很好的那点占有欲,似乎就在刚才又重新被挑起。

    “引起过敏的因素很多都不确定,以后尽量不要接触花粉。”宗黎顿了下,“你cos的是吸血鬼?”

    叶星瑜靠在椅子上休息,找回了点体力,懒懒“嗯”了声,“算你有眼光。”

    宗黎:“你今晚的表演可能泡汤了。”

    叶星瑜闻言更加懊恼,“喂!你故意的吧?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花了快两个小时才弄好的妆,都浪费了!”

    宗黎无声地轻轻扯了下唇,“你还有观众,不算浪费。”

    叶星瑜没听懂他话里的暗示,“观众?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