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玄幻武侠 > 超级小农夫 > 正文 第259章 快死了

第259章 快死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个年轻人,听到他是来找自己儿子的之后,李翠兰的第一反应就是对方是自己儿子的同学。

    于是她赶紧的连连点头,说道:“没错,没错!这里就是严明家里,你是严明的同学吧?快快快进来坐!”

    李柱子也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只是直接在李翠兰的招呼下从外面走了进去。

    “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马上去把严明叫出来!”

    当李翠兰去房间里面叫严明后,李柱子并没有在沙发上坐下来,而是开始在客厅里面查看起了他们家里的情况。

    基本上都有十好几年的历史了,看上去显得非常的陈旧,虽然这个房子的主人在每天他守着房间里面的卫生,但是依然不能够延缓房间里面的装修透露出一种沉重的时代感觉。

    由此就可以想见,这个房子的主人应该算不上富裕,日子应该过得紧巴巴的。

    听李翠兰说自己的同学找到家里来了,严明就感觉到非常的奇怪,不知道自己的哪一个同学找过来,所以他就压不住自己心中的好奇,直接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当看到了在客厅里面四处闲逛的李柱子之后,严明就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你是谁啊?”

    李柱子听到了严明的问话后,就直接转过头来看向了他,然后脸上对着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就是严明对吧?我今天过来找你是想要谈一谈关于徐青的事情!”

    一听到徐青的名字,严明立刻就表现出了一种激动的情绪,赶紧对着李柱子没好气的吼道:“没有什么好谈的了!你赶紧从我们家滚出来,我们家欢迎你!”

    而面对着严明的这种驱赶,李柱子并没有出去,而是依然用一种笑呵呵的目光看着他,对着他说道:“那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吧!我是徐青的表哥,我叫李柱子!”

    “我管你是谁啊!我花钱从徐青手上买的那幅画,这是我们之间的交易,出事了你们谁都不能够怪我!”

    “你说你花钱买的对吗?那请问一下你的钱从哪里来的呢?据我所知,你可是给了徐青两万块啊!这笔钱你妈妈能够给你吗?”

    当李柱子这句话一说出来,刚刚还愤怒不已的严明一下子就哑口无言了,确实如同李柱子所说的那样,他妈妈不可能一次性给他两万块钱,而且他妈妈的那一点工资,一次性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见到严明沉默下来之后,李柱子继续趁热打铁的说道:“我来给你普及一下法律吧,像是你现在的这种行为早就已经触犯了法律,如果把事情调查清楚了的话,你从别人手里得到的那一笔钱,非但自己一分钱都拿不到,你反而还要去坐牢!”

    “你好好的想想看,你妈花了这么大的力气把你培养出来,如果你为了这么一点钱去坐牢了,那你妈一个人在外面该怎么办?”

    李柱子的话让严明变得更加的沉默了起来,他低头看着地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了一会儿,见到严明现在已经被自己的话给说得动摇了起来后,李柱子就接着说道:“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吧!是坐牢还是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选择权在你手里!”

    李翠兰听到了这些事情之后,早就已经泪流满面了,见到严明现在居然还在保持着沉默,她终于忍不住了,走上前来对着严明大声的说道:“小明,你不要再继续错下去了啊!现在你赶紧把事情的真相都说出来吧!要是你进去坐牢了的话,妈妈可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本来还在沉默的严明听到李翠兰的话之后,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抱着李翠兰放声大哭起来。

    看着他们母子俩人抱头痛哭的样子,李柱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去打扰他们,只是在旁边等待着。

    等到严明哭得差不多了之后,他这才开始哽咽着对李柱子讲述起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这一切都是姚微微让我这么做的,她给了我三万块钱,然后给了我一张徐青的画,让我把这张画当做毕业作品交上去,她再举报这件事情,然后学校肯定就会彻查这件事情,到时候无论是我还是徐青,肯定都逃不过被开除的命运!”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就为了三万块钱而葬送自己的前途,你觉得这样值吗?”

    听到李柱子的话,严明十分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

    “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真的没有办法了!我生病了,如果没有钱治疗的话,我会死的!”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看着严明那痛苦不堪的样子,李柱子突然开始同情起来了他。

    轻轻的点了点头,李柱子对他说道:“我知道了,那你回学校跟我把这件事情说清楚!”

    严明对于李柱子这一个要求却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连连的摇头。

    “不行,不行!我不能够跟着你回去,我要是跟你一起回去的话,姚微微就不会给我钱了!那我就会死的”

    李柱子一眼就看出来严明得的只不过是普通的一种过劳症,其实只要休息好了之后,身体上所呈现出来的那种疲惫感觉应该就会完全消失。

    而李柱子实在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觉得自己会死?

    既然想不明白这一点,李柱子就直接开口对着他问了起来。

    “你是去哪一个医院里面检查的啊?为什么检查结果告诉你,你会死啊?”

    严明听到这一个问题之后,抬起头看了一眼李柱子,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回答道:“我没有去医院里面检查,我是在网络上搜索到我自己的症状,网络上说,我的身体症状表示我现在已经得了癌症,所以我活不了多长的时间了!”

    当得知了严明只不过是在网络上搜索了自己的症状就得出来了这么一个结论,李柱子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哑口无言,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样去给严明解释这些事情才好了。

    看了一眼严明,李柱子稍微想了一下,对着他说道:“那这样好了!我给你五万,你去和我回学校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觉得怎么样?”

    严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李柱子。

    “你真的愿意给我五万块?”

    <p/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