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读文学网 > > 重生后我要休夫 > 正文 第3章

第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二人用完餐,顾浅兮早已灌醉了自己,或许酒不醉人人自醉,她的酒量是有的,而今天却醉的有些快了。

    仝谨辰擦了擦嘴,身子向后一靠看着对面眼神迷离醉意上头的女孩,眉头一皱,纳闷了。

    他好像没说错什么吧?怎么后来她不仅不说话,连酒也不给他喝,他真的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他哪里惹她了!

    瞧见顾浅兮没怎么吃东西,他心里莫名有点不开心,向前凑近她温柔的问:“不好吃吗?给你再点一点好不好?”

    顾浅兮顾不上形象好不好,直接趴在桌子上头枕在胳膊上将脸埋藏起来,闭着眼睛,听见他暖暖的问话,心里更难受了。

    不接受她,管她干嘛,真是的,饼干白做了,漂亮的打扮也是浪费了!

    “我不想吃,别管我,你走吧!”顾浅兮带着小脾气不开心的回答。

    仝谨辰瞧着她这醉酒发脾气的样子没有恼火,眼里划过一丝无奈,起身来到她身边,弯下腰双手放在她的腋下一用力直接将她拉了起来。

    顾浅兮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没站稳,头埋入他的胸口,双臂攀上他的脖子紧紧抓着,生怕自己摔倒。

    仝谨辰没什么反应,直接搂过她的细腰往自己怀里一带抱紧了她,径直向外走去。

    “等等……等等……”

    顾浅兮头依旧埋在他的胸口处,瓮声瓮气的声音传到仝谨辰耳内。

    仝谨辰应声停下来,低下头看向怀里的醉鬼问:“怎么了?”

    顾浅兮虽说有点醉酒,但也清清楚楚知道二人当下的状态,面色有点害羞,被他抱着既开心又难过。

    放开吊在他脖子上的手,抓住他的胳膊,脑袋一歪看向他的后面,举起胳膊指着座位结结巴巴道:“包……包没拿!”

    “有人拿,我先带你出去!”

    顾浅兮记着她带来的饼干没动继续说:“还有东西,你松开我,我要去拿!”

    仝谨辰没办法,松开了顾浅兮,“在这站着,我去拿!”

    顾浅兮被松开,踉跄了几下,听话的站在原地,眯着眼睛朦朦胧胧中看着仝谨辰走过去拿了东西又走了回来,站在她面前。

    仝谨辰举起她的包与礼盒在她眼前晃了晃,“自己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顾浅兮不开心的撅着嘴,都可以挂油瓶了,向他伸出手,“给我吧!”

    仝谨辰与她离得近,她呼出的酒香他闻见了,瞧着醉懵懵的女孩眼神涣散,撅着嫩唇,一瞬间觉得倒也有点可爱。

    没有递给她包,自己背在了肩膀,拿着礼盒抱着她离开了。

    出了餐厅门,助理将车停在餐厅门口等他俩,见二人相拥在一起出来顾不上吃惊快速打开了后车门。

    仝谨辰将顾浅兮塞进车里,自己立马倾身坐了进去。

    仝谨辰眸色暗了暗,瞧着歪坐在旁边的女孩,不禁有点头疼,这送回去,他怎么解释?自己父亲那里他都好像没法解释,怎么看怎么像他灌了她酒似的。

    顾浅兮头靠在车窗闭着眼睛,脑袋还有一丝清醒,她确实看上了仝谨辰,心动了,喜欢了!

    可是仝谨辰没有看上她,她昨晚还信誓旦旦告诉自己,霸王硬上弓,可是现在她却觉得那样太低下了,她也是有傲娇之气的,看不上就看不上吧,毕竟重生回来,事情已生出了变数不是,说不定后面会有喜欢她的人出现。

    车厢内寂然无声,安静的有点过分,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点点昏黄的光洒进车内衬托出一片静谧一片祥和,开车的助理透过后视镜胆大的瞧了一眼后面的情况。

    二人一左一右倚靠着车窗坐着,双双闭着眼眸,不是抱在一起出来了吗?怎么现在像是划了楚汉河界似的,收回打探的视线专心开车,他是搞不懂当下的情况。

    仝谨辰忽地睁开眼,侧目浅淡的目光看向旁边远离他的女孩。

    暖黄的灯光静静地落在她的周身,脸上细小的绒毛清清楚楚的映入他的眼帘,卷翘纤长的睫毛像把打开的羽扇,灯光在她的眼底打下一片阴影,鼻头小而翘,樱桃小嘴紧闭,安静的坐在那像幅画似的,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他方才思索了良久,不曾得出结论,他今晚到底哪里做的让她不满意了,在脑海整整回忆了一遍,他不得答案。

    仝谨辰想不出答案,心里莫名其妙的生出一股烦躁,抬手解开了衬衫的第二颗与第三颗扣子。

    他今晚为了见她,下班没穿西装外套,甚至解了领带放在了办公室,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显得没那么严谨,随性了一点,可是他还是搞砸了。

    不对啊,他为什么非要弄清楚原因,他今晚只是奉命来走过场的而已,仝谨辰想到这更加的烦躁了!

    直接打开了车窗,透气!

    手却不由自主的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之前抱着她,她呼出的热气打在他的胸口,那种灼热的感觉放佛还在,此刻浅浅的炙热直接变得发烫起来,变得灼烧,烫他的皮肤。

    仝谨辰蓦地脑子里凌乱一团,像是被捣乱的猫咪抓乱的毛线团,乱的一团糟。

    顾浅兮感受到旁边吹来的丝丝凉风,晕晕乎乎只有一分清醒的脑袋又清醒了两分。

    想睁开眼睛,却又打消了念头,她怕睁开眼睛视线脱离她的控制跑到旁边的人身上,她都被拒绝了,她才不要上演死缠烂打的戏码,太丢人,她的自尊绝不允许自己做出那样的事情。

    突然车颠簸了一下,顾浅兮头靠在玻璃上,车一颠簸,她的脑袋与玻璃撞了一下。

    “啊!”顾浅兮小声痛吟了一声,声音很轻,却在寂静的车厢内清晰的传到了旁边人的耳内。

    仝谨辰黑眸看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助理。

    前方开车的助理赵成感受到自家总裁射过来的强烈视线吓得小声解释:“意外意外!”

    仝谨辰扭头看向顾浅兮,见她依旧闭着眼不知道为什么方才听见她喊,心也随之跳动了一下。

    顾浅兮想装死,可是旁边的视线太过灼热怎么办?似乎要将她烧化似的,心乱了节奏,呼吸渐渐变得急促,天呐,大哥,能不能不要再看她了,再看下去她真的把持不住想要霸王硬上弓了!

    之前她也知道他在看她,但她能感觉到,他的视线很淡很淡,像是时有时无的随意落在她身上栖息一下似的,可是这会儿的视线太强烈,她想忽略都太难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手紧紧捏着拳头,她真的忍不下去了,她觉得他要看穿她了,下一秒她刷一下睫毛一抬睁开了眼睛,却没有看向旁边,而是盯着窗外。

    顾浅兮注意到车行驶到了北斗街,她想起北斗街的北斗广场上有全市最大的音乐喷泉,夜晚高高的水柱在五彩缤纷的灯光照耀下喷向高空,特别美丽。

    曾经她与郑莉站在喷泉旁边,她对她说:“我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拉着他陪我一起看一次喷泉,这么美的景色下与喜欢的人在一起岂不是超浪漫!”

    然而现实就是她重生了一次,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而对方却不喜欢她,她忽地心底生出一股凄凉感。

    “哥,麻烦在北斗广场对面停一下车!”顾浅兮不知道兼任司机的助理赵成的名字出于礼貌喊了一声哥。

    赵成透过后视镜看向仝谨辰,请示他的意思。

    仝谨辰虽不知她要做什么,却也是对着 赵成点了一下头。

    车行驶到北斗广场,赵成恰好看见一空的停车位急忙开了过去,这地段繁华,路边的停车位供不应求,先下手为强。

    赵成停好车不知道自己是该坐着还是下去,实在是左右为难,可车内的气氛他觉得他还是不说话的好。

    顾浅兮降下车窗侧过身定定看着窗外,脑袋又清醒了几分。

    对面广场上人潮拥挤,全是结伴而行的人,没有孤独一人游逛的,有情侣,有闺蜜,有兄弟,有父母,她看见那些牵手的情侣有丝羡慕从眼底漫出。

    喷泉在音乐的律动下跳跃着它的身子,时高时低,一会儿像舞女似的摇曳着身姿,一会儿笔直的冲向高空,让行人尖叫。

    夜晚夏风浮动,吹过顾浅兮的脸庞牵起她的发丝与它共舞。

    顾浅兮看着对面精彩的喷泉表演,心里难受的放佛有一双手在捏她的心,抑制了她的呼吸。

    双手交叠,手心残留着仝谨辰脖颈的余温烫着她的手心直接沿着臂膀延伸到了心脏。

    腰间似乎也有他结实有力臂膀圈着她的紧致,被他抱在怀里的感觉让她更是忘不了,原来被他抱着她心里是那样安心放松,可是那温暖的怀抱却不属于她。

    上一世,活到32岁,她都不曾有过这样的拥抱,这一世她亲身体验了一番,可是她觉得与其得不到还不如不曾拥有,割舍太难。

    眼底渐渐泛起一丝泪花,顾浅兮再也无暇欣赏喷泉的美丽,关了窗靠在椅背上再次合上了眼眸。

    一切翻涌起的情绪被她完美的隐藏了!

    仝谨辰始终盯着她不曾移开,刚刚他看着她瘦弱的背影心头生出他想把她抱在怀里的想法,他觉得她的背影流露出了一丝孤独受伤的悲凉之感,可是他却没有付出行动。

    他怕再次惹到她,在出餐厅时抱着她是不想她摔倒,知道她是顾家千金,认识她的人多,她醉酒的模样不想被旁人看见所以将她禁锢在怀里让她的脸埋在他的胸口,可是现在他却没有理由把人拥入怀中。

    毕竟他目前为止都不知道今晚她为什么不高兴。

    “仝谨辰,你为什么来相亲?你是在外面有女朋友家里不同意吗?”

    顾浅兮终究没忍住问出了口,她想在到家之前知道自己到底败在了哪里。

    仝谨辰听到她的问话,从她身上撤离了自己的视线,靠着椅背看着窗外,神情平淡。

    就在顾浅兮误以为仝谨辰不想回答她时低沉又悦耳的声音传来,“我没时间谈恋爱,没有女朋友,所以来相亲了!”

    顾浅兮一怔,下一秒睁开眼坐起身看向他,她有点不敢相信,“你真的没有女朋友?”

    仝谨辰对上她直直的视线点了点头,“我在国外读的大学,一直边读书边在国外的分公司实习,大学毕业,一直在分公司上班,天天忙的连轴转,没有一丝休息时间,即使有了,我也是在房间度过的,补觉而已,我有女朋友怎么可能来见你!”

    仝谨辰不知道为什么,自然而然的想跟她解释的清清楚楚,其实他知道他没必要说那么仔细,可是嘴被心控制了,说出的话全是心在指使操控。

    顾浅兮听到这明明白白的解释心彻底凉凉了,强绷的脸再也维持不住垮掉了,她连对比的对象都没有而出局了,简直太凄惨了!

    仝谨辰不知道为什么顾浅兮又陷入了沉默,他的心又被牵起了波动,仿佛有一片落叶被风吹起轻飘飘的游荡在了湖面,泛起圈圈波横,这一刻仝谨辰再也骗不过自己,他喜欢她,从刚才他生出想抱她时,他就明白了,他对她——心动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